2570253苏寻月顾临渊苏寻月顾临渊免费阅读全集

苏寻月顾临渊主角小说
主角叫苏寻月顾临渊的书名叫《2570253苏寻月顾临渊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真和尚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桌边坐下:有事。一阵熟悉的兰花胭脂味和苏寻月擦肩,让她脚步一滞,也瞬间明白。顾临渊又去见白梦浅了。白梦浅是顾临渊的心上人,曾是名动京城得大才女,只可惜一个月前白家获罪,连累白梦浅成了罪女歌姬。苏寻月微微后退一步,低下头,压下心底的异涩。当了............

小说《2570253苏寻月顾临渊》在线阅读

《2570253苏寻月顾临渊》免费在线阅读

第1章

深夜,将军营帐。

营帐被撩开,冷风灌入,接着顾临渊提剑走了进来。

女扮男装的苏寻月连忙迎了上去:今日怎么回来得这么晚?

顾临渊神色淡漠,越过苏寻月,在桌边坐下:有事。

一阵熟悉的兰花胭脂味和苏寻月擦肩,让她脚步一滞,也瞬间明白。

顾临渊又去见白梦浅了。

白梦浅是顾临渊的心上人,曾是名动京城得大才女,只可惜一个月前白家获罪,连累白梦浅成了罪女歌姬。

苏寻月微微后退一步,低下头,压下心底的异涩。

当了顾临渊三年军师,她知道他不喜欢多问。

顾临渊似有察觉,抬头看看了苏寻月一眼,皱眉:你不适合穿白色。

苏寻月心头一刺,下意识想到了总是一袭白衣,弱柳扶风的白梦浅。

那我现在就去换。

说着,苏寻月准备离开。

等等!顾临渊叫住了她,先伺候我沐浴。

说完,他径直往隔间走去。

苏寻月踌躇几秒,跟了上去。

两人站在浴桶旁,苏寻月熟练地替顾临渊宽了外衫,脱去里衣,视线在触及男人精壮的胸膛时,忍不住红了脸。

顾临渊见状,慵懒勾唇:又不是第一次伺候我,还没习惯?

是的,顾临渊知道她女扮男装。

她不仅仅只是顾临渊的军师,更是悄悄同他做尽了夫妻之事。

苏寻月咬着唇没有说话,拿着衣服转过身去。

身后传来入水的声音,苏寻月低头看着手中的里衣,微微攥紧了手。

只见里衣的领子上,有些一抹嫣红,是女人口脂的颜色。

什么样的亲密动作能让口脂蹭到里衣上呢?

苏寻月不敢深想,她的身份也让她不敢有任何的质问。

三年前,她顶替去世的兄长苏少城的身份混进军营,被顾临渊发现,按照律法,她所作所为乃欺君之罪,按律当斩。

顾临渊留了她一命,已是仁慈。

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哪一天爱上了顾临渊,发现时已经无可救药。

苏寻月压下心口酸胀,走到床边熟练铺床。

不多时,身后传来脚步。

只见顾临渊在床边坐下,淡漠的嗓音透着无法拒绝的语气:明日起,你不用再来了。

苏寻月神情一滞,有些错愕看向他:为什么?

顾临渊冷峻的脸难得露出一丝柔情:我已为梦浅赎身,不日我们就将成婚。

话音刚落,苏寻月脸色瞬间苍白。

顾临渊扫了她一眼,却吩咐:一个月后你离开军营,辞呈我已经为你备好。

话入利刃,刀刀正中苏寻月的心口。

就因为你要和白梦浅成亲,所以就要把我赶出军营?

苏寻月声音微微颤抖,手也攥得更紧:顾临渊,我们这三年的相伴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?

她终于鼓起勇气问出藏在心里的话。

顾临渊神色一冷,直直盯着她:你算什么?自己不清楚?

苏寻月彻底僵住,喉咙紧塞。

当初说好,顾临渊替她隐藏身份,她便什么都愿意做,无怨无悔。

现在又去质问他,怎么看都是自己在得寸进尺。

可是这三年日日夜夜的相伴,战场上生死相依的情分,她以为,他心里至少也有她一席之地。

抱歉,是我逾越了。苏寻月声音发涩,强忍着哽咽。

但她越强忍,心里的委屈却越甚。

顾临渊皱了皱眉,收起面上冷意,抬手将苏寻月拉到怀里,恩赐般抬起她的下巴。

放心,你跟了我一场,回京后我会为你寻得良缘,让你后顾无忧。

说罢,他理所当然扯开了她的衣带。第2章

苏寻月下意识想挣扎,却被顾临渊狠狠地握住了手腕。

她的抗拒,令他不悦。

顾临渊拉过苏寻月,俯身看着她:留着力气,等会儿闹腾。

说完,不容她挣扎,俯身而下,动作比往常更重几分。

苏寻月的眼泪顺着眼角隐入乌黑的发丝,在他这里,好像从来没有把她当做一个有感情的人

营帐外夜色渐褪。

顾临渊起身离开时只留下一句话。

以后我不想在我的私人营帐看见你。

三年亲密,他说收回就收回。

苏寻月从心底泛起一股难以言说的凄凉。

穿好衣服,她趁着外面无人,悄然离开。

顾临渊的命令,她从来无法拒绝。

一个时辰之后,军营外。

苏寻月穿着黑色的男装,如往常般来到练兵场。

苏军师。

‘苏军师早!’

几个将领娴熟的和苏寻月打着招呼,苏寻月礼貌颔首,视线却落在不远处顾临渊的身上。

人群中,顾临渊身姿挺拔,墨发随风,整个人清冷又威严。

苏寻月看得有些失神。

愣神之际,顾临渊已经来到苏寻月的身前。

在看什么?

苏寻月回神,连忙行礼:见过顾将军。

顾临渊微微垂眸看着她,声音淡淡:起来吧。

是。

苏寻月起身,装作如常,眼睛却不敢看他。

这时,顾临渊手下的两个副将江卫和蒙哲走了过来。

两人行礼:见过顾将军,已经召集所有将领至议事营帐,只差苏军师了。

苏寻月蹙眉,军师是大军的妙计囊,往日议事,她都是第一个被通知,这次怎么

她攥紧手,心中莫名不安。

还没等她想通,就听顾临渊催促:还不跟上?

片刻之后,营帐内。

顾临渊坐在上首,苏寻月和一众将领站在下首。

顾临渊看向众人:此次召集各位,是有一事告知各位,此次羌谷关之战,苏军师不必参与。

此话一出,苏寻月愣住,众将领也议论纷纷。

顾将军,您这是何意啊?

对啊,这三年征战,多亏了苏军师的锦囊妙计,羌谷关之战,我们的比例足足比对方少了一半,没有苏军师,胜算就更少了。

还望将军三思!

众人议论,只有苏寻月一言不发。

她不傻,联想顾临渊昨晚的话,便知道今天这一出,是他早就计划好了的。

他就是铁了心要赶她走。

果然,接着就见顾临渊缓缓起身,示意众人安静:这次随行的军师,另有其人。

话落,毡房的门帘被人撩开,大家转头望去。

只见一个身着白色纱裙的女子出现在门口。

那女子面容恬静,气质淡雅出尘,美眸流转,顾盼生辉。

苏寻月浑身一顿,连呼吸也滞住。

白梦浅?!

接着,她看见顾临渊满脸笑意走向白梦浅,伸手揽住对方的腰,宣告两人的亲密。

苏寻月只觉得心被劈成了两半。

诸位,这是我们的新军师白梦浅,亦是我的未婚妻。第3章

顾临渊说完,众人喧哗。

女军师?可律法规定,女人不得入军营啊!

苏军师又没有做错什么,为什么让别人代替她的职位?

就是,白梦浅区区一介歌姬,怎么懂行军布阵?又如何配得上手握三十万人马的顾将军?

白梦浅听到‘歌姬’两字,很是委屈看向顾临渊。

顾临渊当即冷冷扫向众人,甩出一句——

上次与陈国一战,战势凶险,多亏梦浅提出‘火石之计’,才得以获胜,陛下龙颜大悦,特此准许梦浅以女儿之身进军营,你们还有异议吗?

众人不敢再说话。

苏寻月却惨白了脸,不可置信的看着顾临渊。

明明‘火石之计’是她提出来的,他也知道那是自己唯一求得皇上恩赦,可以恢复女儿之身的办法。

但他却毫不犹豫把救命机会给了白梦浅!

可笑她之前还幻想,和顾临渊并肩征战,比翼双飞。

如今,一切都成了奢望。

苏寻月再也待不下去,狼狈跑出营帐。

寒风迎面,苏寻月委屈的泪水也瞬间夺眶而出。

刚走几步,就被人从背后拽住。

少城兄,你当众甩脸色,不怕顾临渊让你吃教训啊?

苏寻月不用回头,都知道来人是顾临渊的弟弟,顾临轩。

因为整个军营,只有顾临轩才会这么吊儿郎当。

苏寻月忙伸手擦掉眼泪。

顾临轩见到她红肿的眼睛,先是一愣,而后长臂一伸,搂过苏寻月的肩膀。

不就是被撤职了,你足智多谋,等以后立了功还不是能官复原职,男儿有泪不轻弹,别哭了!

男儿

顾临轩的话如同一记冷刀,狠狠地插进苏寻月的心里。

对,她如今是兄长苏少城,也一辈子只能是苏少城。

所以从一开始,她和顾临渊之间就是一局死棋,可她却妄想走出一条生路。

苏寻月甩开顾临轩的手:我的事,就不劳少将军费心了。

说完,埋头离开。

深夜,营帐外。

苏寻月带着几个小兵巡夜。

她撤去军师职务后,成为巡视队的将领。

你们两个去东边巡视,我去西边。

是!

两个小兵领命离开,苏寻月提上长剑,举着火把,开始往西面巡视。

漆黑的暮色,头顶零散星光。

突然一阵大风,吹灭火把,偏偏这时,地面忽然塌陷——

啊!

苏寻月摔进一个坑内,右腿狠狠地撞上一个石头

缓了半天后,她才撑起身子,但试了很多次,右腿都疼得厉害,怎么也抬不起力气。

她只好从怀中摸出一个信号弹。

这是顾临渊给她的,他说,任何时候,只要发射这个信号弹,他都会来救她。

苏寻月拉响了信号弹,绚丽的火花在空中炸开,她默默祈祷希望顾临渊能看到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周围丝毫没有动静。

夜空又下起了雨。

雨水很快浇湿了衣服,苏寻月冷的发抖,只好忍着剧痛,想办法爬出深坑。

这晚的夜很凉,顾临渊始终没来。

天光微曦。

直到十指指甲尽断,苏寻月才裹着鲜血污垢爬出深坑。

而她还没来得及喜悦,就一眼见到了不远处,衣着一尘不染的白梦浅。

却见白梦浅灿然一笑,说出那句:临渊说要给你一个教训,故意不来救你,但没想到你爬出这个深坑,竟需要一夜。第4章

苏寻月浑身发颤,她也不知道是疼还是冷。

顾临渊

她连开口喊这个名字的力气都没有。

白梦浅似乎早有预料,上前几步:你女扮男装混进军营乃是欺君之罪,若不想万劫不复,最好听话早点离开。

苏寻月心口又是一疼,顾临渊竟然把这种私密的事情都告诉了白梦浅。

是他太爱白梦浅,还是自己的死活根本不重要?

苏寻月浑浑噩噩的走回军营,掀开营帐便晕死了过去。

高热之下,她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。

兄长护她而死,一向温柔的母亲视她如恶魔。

我当初就不该把你生下来,你六岁克死了你爹,现在又害死了你兄长,为什么死的不是你这个毫无价值的灾星?!

从今往后,你不配做你自己,你要守住你哥哥的英名,直到死的那一天!

后来,她进了军营,冲锋陷阵,吃尽苦头。

无数次濒死之际,她都会呢喃一句——

我是苏少城。

直到她遇见顾临渊,被他撞破女儿身。

少年将军,英武睿智又俊美无涛。

第一晚温存,他俯身在她的耳边沙哑低喊:苏寻月。

她的世界,好像又有了光。

可下一秒,画面一闪,他眉眼清冷警告——

我已为梦浅赎身,不日我们就将成婚。你算什么,你自己不清楚?

世界轰塌,黑暗袭来,苏寻月几近窒息。

挣扎醒来,帐外已经黄昏。

她还没缓过神来,一群士兵突然冲了进来,不由分说的将她压到将军营帐外跪下。

还没来得及包扎的伤口,再次溢出鲜血。

苏寻月暗吸一口冷气,却只能咬牙忍着。

她抬起头,只见军中所有将领都到了,顾临渊就站在正前方。

他左边站着白梦浅,右边站着上京来传旨的大总管。

苏寻月心头不安,忍痛询问:将军这是何意?

顾临渊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淡漠疏离:今日出去侦查的士兵受了埋伏,死伤惨重,我们怀疑军中出了内鬼。

苏寻月心中一颤:所以,你怀疑是我?

昨夜,只有你一夜未归。

可出军营的不止是我,还有你身边的白梦浅。

苏寻月说完,一旁的白梦浅仿若受惊般:临渊,我

我知道,我信你。

顾临渊说完,周遭瞬静。

苏寻月怔怔的看着顾临渊,心口仿佛被重重一击。

他信白梦浅,却不信跟他生死相依三年的自己

我以性命发誓,我从未泄露任何东西。

苏寻月惨白无力的解释,消寂于顾临渊的沉默。

既然如此,不如让苏军师搜身以证清白吧。白梦浅的话宛如一颗石子,激起层层涟漪。

众将士纷纷附和:对,搜个身就知道了!

不!不行!

苏寻月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挣脱束缚,冲到顾临渊脚边哀求:将军,你知道的,不能搜身

一旦搜身,她的女子身份就暴露了。

苏寻月警惕的模样让众人犯了难,也起了一层疑心。

一旁的顾临轩看不下去,站出来:哥,我觉得

退下!顾临渊冷声呵斥。

顾临轩不敢再说话,他知道自家兄长的脾气,此刻他若再求情,只会火上浇油。

顾临渊阴沉着脸,看向侍卫:搜身!

顾临渊——!

苏寻月绝望看着他,他这是要她死?

为什么?

挣扎间,发带被扯落,一头乌黑青丝,瞬间倾泻而下。

众人愣住,空气陷入死寂般的沉静。

不知何人打破沉默:苏军师竟是女子?

瞬间,周遭宛如炸开锅一般,众人议论纷纷。

苏军师居然是女的?

顾临渊没有说话,一双眼眸沉得发黑。

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。

而一旁的传旨大总管,早就沉了脸。

顾将军,你打算如何处置?

话落,众人皆变了脸色。

苏寻月抬起泪痕斑驳的脸,带着最后的希望看向顾临渊。

却听他说——

按律,女扮男装乃欺君之罪,当斩立决!

2570253苏寻月顾临渊同类小说

荣耀之光赴海深

时间2023-05-29

荣耀之光赴海深

排行榜上非常火爆的一本都市,书名是《荣耀之光赴海深》,男女......

修行五十余载下山即无敌!

时间2023-05-29

修行五十余载下山即无敌!

热推佳作《修行五十余载下山即无敌!》小说是作者水庚柳 所执......